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公众入口 >>医学教育 >>教育新闻 >> 正文

医学教育

教育新闻

【厚道故事会】丨第四期——无国界医生安娜

来源:学生团总支 学生会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8-01-24
字号: + - 14

  Q:什么样的理由让你加入无国界医生

  A:作为医生的话,初心其实就是治病救人。那么我觉得无国界医生的理念是跟做医生的理念是比较吻合的。而且无国界医生实际上提供了一个平台,他能让你去一些在一般情况下你去不了的地方。世界上有很多面,你不能光看好的那一面,要看一下大家平常很难有机会看到的另外一面。

  ——摘自《MSF讲述者——安娜》

  12月19日下午5点半,“厚道故事会第四期——无国界医生安娜”主题讲座在第二住院部B3教室成功举办。本次讲座由学生团总支、学生会主办,教育处、学生党总支、团委指导,无国界医生安娜主讲,教育处史楠老师、陈晓雯老师参加了本次讲座。

4-1.jpg

  安娜医生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部临床医学系,算是我们的大师姐。曾在北大医院各科室轮岗了五年,之后入职北京肿瘤医院,成为一名妇产科大夫,2011年加入无国界医生。无国界医生是工作在冲突、疫病、灾难之地,独立的国际医疗人道救援组织。

4-2.jpg

  讲座开始,安医生首先给我们介绍了自己曾经救援过的国家,其中包括塞拉利昂、索马里兰、巴基斯坦、阿富汗等等。无国界医生的身影遍布日本震区、中东战地、埃博拉疫区等地方,这让我们感受到了无国界医生身上的重担和使命。

  塞拉利昂

  塞拉利昂曾经是钻石之城,但如今打了将近10年的内战,教育落后,医疗资源极有限……

4.jpg

  安娜医生说,在塞拉利昂,她三天值一个夜班,下夜班想睡觉是一个很大的奢求。为什么呢,因为当地很热,但是为了节约能源,是严格控制时间来供电的。也就是说,从早晨到晚上7点这段时间,大家默认为你都在医院里上班,所以宿舍里没有电。晚上7点到11点会供电,在这段时间里你可以上上网,用用电脑,写写日记,11点之后供电就停了,因为你睡着了。她每次下了夜班回去睡觉的时候,因为很困很累还是能睡着的,但是每次都是在一片湿漉漉的环境里面醒过来的,起来之后就会看到床上有一个人形的湿印。

4-3.jpg

  塞拉利昂实际上是安娜医生第一次出任务,当时她还不到30岁。她说:“我印象里面最深刻的一件事情就是30岁过生日,很不幸,要值班。值班的时候来了一个病人,来的时候状态就非常差。她是胎盘早剥、胎死宫内、失血性休克,脉搏测不到,血压非常低。来的时候血是在不停地流,我们医学上叫弥散性血管内凝血——就是说这个人的血已经不会自动凝结了,所以它会一直不停地流。当时这个待产室里面,你只能听到病人呼吸的声音,还有她时不常地呻吟的声音,以及监护机器滴滴答答的声音,除此之外一片沉默。因为大家知道即将发生在她身上的是什么。当时病人的家属齐刷刷一排就坐在待产室外面的走廊里,也没有人说话。我当时都不敢去想象这个病人的孩子会怎么样,她当时是怀孕6次,生产5次,有2个小孩子。我不敢去问她的年纪,我也不敢去问她的家属将来会怎么办。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其实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在另外一些地方,30岁的姑娘会有截然不同的生活:她会有一份报酬丰厚的工作,正处在生命中最美好的年华,她可以结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健康的孩子。而这里,你看到的是30岁的姑娘,有2个孩子,吃不饱,即将死去。我想如果我一直在中国的话,我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在这世界上真的有人是这样生活的。”

  从安医生生动的讲述中,我们感受到了非洲人民生活的困苦,他们待人的热情和顽强的生命力,以及对生活的热爱。

  索马里兰

  从图片中可以看出当地很荒芜,那当地人靠什么生存?靠养骆驼、养羊、养牛,你有的骆驼和牛越多,你就越富,就可以娶很多老婆,生很多孩子。当地的气候比较热,非常干燥,是干旱少雨的那种气候。去的时候感觉耳边一个方向的风日夜不停地呼啸而过,从来都没停过。有的时候就会闹沙尘暴,大家觉得北京的沙尘暴就很厉害了,跟那边比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4-5.jpg

  因为严酷的气候影响,当地的人体质实际上都非常好。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印象,肯尼亚或者埃塞俄比亚的长跑选手,他们都是又高又瘦的那个样子,不需要喝很多水就能走很多路。

  在这个项目里面安娜医生印象特别深的是一个病人。病人是在家里生孩子,生完孩子之后就开始产后出血。当地很多人都没受过教育,实际上他们都不懂一些很基础的医学常识,但是这个人出血出到家里人都跟她说我们觉得你得去医院。她说那你替我照顾我的孩子,我去医院。然后她就走到了路上去拦车。索马里兰实际上就一条路,所以她就在那一条公路上等,等了半天等到一辆车。这个司机同意把她拉到我们的医院去,结果开了半天车坏掉了。司机跟她说真对不起,我实际上特别想帮你,但是车坏掉了,你能不能自己走,因为我要留在这里修车。于是她又走了两天,那两天顶着个大太阳,没有吃,没有喝——在当地你如果碰不到放牧的人群的话,基本上找不到吃的和喝的。等她走到我们医院里,安医生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人要急救——都觉得非洲人肤色比较深,你怎么能看出来她很苍白呢,但是她确实特别特别的苍白。

  检查之后发现血色素是1.9克。1.9克血色素什么概念?正常人血色素是12克。安娜医生说她自己曾经有一次掉到了10克,感觉就是走路跟踩棉花一样,走不稳,头很晕。如果你在北京,血色素6克的时候去医院,人家直接把你放到急诊室里去抢救,因为你可能都休克了。但这个人血色素1.9克,她是走进来的。给她输了血,输了液,给她治疗之后,过了几天她就出院了。

4-7.jpg

  安娜医生说:“我就在想,我们在那里的意义是什么?有的时候真是为了这些人,为了这些顽强地行走在拯救自己路上的人。因为她知道有个医院在那里,那是她最后的希望。如果我们不在那里的话,这个最后的希望就也没了。”

  在提问环节,有学生问“安医生选择这份工作的原因是什么”,安医生说自己到那里去,是想确确实实给人们带来希望和帮助的,她希望自己的存在、医院的存在,可以给当地人一份希望和活下去的机会。如果自己不去到外面的地方的话,是永远也不会感受到那里的人们是过着怎样的生活的。而且当地人带给自己的感受和收获,实际上要远远超过自己带给他们的。安医生用自己的广阔胸怀和博爱精神感染了每一位观众的内心,正如一句话所说——“无穷的远方,无尽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在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内,安医生将自己援救塞拉利昂、索马里兰、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国的经历绘声绘色地呈现给了大家。那些国家,那些人和事,曾经离我们那么远,而现在仿佛又那么近。安医生的精彩人生经历也必将激励我们砥砺前行。最后,在一片掌声中,讲座圆满落下了帷幕。

  (学生团总支 学生会)

4-6.jpg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