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援鄂抗“疫”——北大医院人在前线

【抗疫行动】我自是年少 韶华倾负

来源:妇产科 发布时间:2020-04-03 浏览次数:
字号: + - 14

  二零二零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随着“新冠肺炎”的灾难降临,一场没有硝烟的抗疫战争打响了。大家每天都在关注着“新增确诊”、“累计确诊”、“疑似病例”、“死亡人数”。在这些跳动着的、不断变化着的数字背后,数以万计的同胞正在遭受着病痛。

  疫情就是命令!武汉人民需要我们,祖国需要我们。北大医院人秉承着“厚德尚道”的院训,迅速组建国家级医疗队奔赴抗疫前线。妇产科在核心组的带领下,不忘医者的神圣初心,踊跃报名,积极应战,践行着我们对生命意义的认识,对爱的诠释,担负起我们应该承担的责任。

  在我们的队伍中有两颗亮眼的90后小星星,她们就是刘新宇和高洁。她们作为妇产科的代表,坚定、勇敢地踏上了抗疫的征程,闪耀着自己的光芒。下面是我们妇产科2位90后发来的战地日记。

(一)出发之夜

  新宇:

  2月6日,也就是北京大雪的第二天,我和几个小伙伴正讨论着怎样让因连轴加班而疲惫的身体尽快得到恢复。“新宇,新宇,潇潇老师电话”。听到这个声音的那一瞬间,我顿然觉得自己的期盼将要成为事实。因为,这几天科室杨主任等领导一直带领我们密切关注着武汉疫情的发展,要我们随时做好出征支援武汉的思想准备。

  “新宇,武汉支援,你去么?”“没问题,潇潇老师,我去”,可能3秒钟也可能是5秒钟,我就做出了支援武汉的决定。但是,如何与妈妈沟通?我虽然感到有点为难,还是给妈妈打了电话:“妈妈,我要去支援武汉了”电话另一头传来了妈妈略微有点迟疑和颤抖的声音“......好!你什么时候走?需要我帮你准备什么?”。妈妈没有阻拦我,因为她知道我一直有一个“南丁格尔梦想”,一个“英雄梦”。我太高兴了。

  洁仔:

  今天是我从妇一病房调到特需病房支援的第二天。在新宇接到科里电话的同时,我的手机上显示出护士长的电话号码。联想到这些天科室杨主任等领导给我们分析的抗疫形势,以及反复强调我们医护人员的应尽职责,我的心里也猜到了大概。“洁仔,院里紧急集合去武汉支援,会使用呼吸机的人优先,科里决定派你去,明天启程,你赶快和家里人商量一下吧"。其实,早在几天前,我就瞒着爸爸妈妈向科室领导报了名,要去武汉支援。我一直想象着如果真的让我去会是怎么样,我该怎么和爸爸妈妈说。没想到事情就这样来临了。

  “妈,我要去武汉了,说要和家里商量商量”

  “…能不去么,就跟领导说妈妈不让你去”

  “妈,您别这样。领导觉得你闺女是好样的,才让去的。再说还有领导亲自带队,领导还说要把我们去支援武汉的人一个不拉地都带回来。您就去超市帮我买点东西吧,明天早上就要出发。”

  “好吧,我去给你准备东西,妈妈做好饭等你回家。”

  我知道家人的担心,更知道医者的责任和国家的需要。为了家里的那盏灯,我既要为父母尽孝,更要勇敢地奔赴战场。不负祖国、不负家。

  新宇和洁仔:

  我们各自在家吃完晚饭,推着简单的行李,来到医院。离开家的那一瞬间,真想哭但还是忍住了,“战士有泪不轻弹”。科室领导以各种方式对我们表示关心和鼓励,不仅为我们准备了电热毯、暖水袋、暖宝宝等物品(这些物品也成为我们后来在武汉每晚能有温暖被窝的大功臣),而且还反复叮嘱:特殊时期的患者,身边都没有家人陪伴,你们要用耐心、细致、专业的服务和亲人般的关怀,让患者感受温暖、增强信心、战胜疾病;你们每天都在和病毒决战,一定要穿好防护服,带好口罩和防护镜,保护好自己。你们的爸爸妈妈,我们会特别加以关照。

  夜幕降临的时候,领导和老师们还在忙忙碌碌地为我们准备各种防护设备和生活用品,每个细微的环节都生怕遗漏,东西多到放不下。我们两个人也在科里度过了一个永生难忘的夜晚。

图片1图片2

  清晨离开科室前往集合点。前天的雪还没融化,路上坑坑洼洼,一边走一边聊天,看不出丝毫紧张和恐惧。我们都没有叫父母来送,因为不知道那时候该说什么,希望再见面是我们凯旋而归的时候。科室主任们、科护士长以及我们的老师们为我们送行,看到我们的老师们哭着和我们挥手道别的时候,我们的眼眶也湿润了,希望下次流泪是回来的时候,那时候是高兴、自豪的泪水。

  每一个人的角色都有他应该履行的“天命”,有他本应该完成的职责,有他存在的社会价值。我们,作为具有光荣传统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90后护理人员,做出了自己的神圣选择,坚定地踏上了抗疫的征程。英雄的武汉,我们来了,热爱你的天使们来了。

图片3

图片4

 

(二)援鄂之思

  新宇:

  来鄂之后,经过短暂而严格的防护集训后,我们的病房“开张了”,主要收治的是重危病人。今天我是凌晨的班。因为全国各地援鄂医护人员陆陆续续的到来,当晚病人就被分流了,收诊的患者没有想象的那么多。

  穿着防护服真的是很不舒服。里外三层的手套让平时灵活的手指都回不了弯,别说扎针,开始的时候我连字也不会写了。于是我做起了手指操,让自己的手指能够尽快地适应戴防护手套,找到“手感”;护目镜虽然做了防雾措施,但随着在病房时间的持续延长,慢慢也起了雾,眼前一片雾蒙蒙的,后来更是水珠滴答滴答的流下来。为了保持通风,病房一直在排风,汗水浸透的衣服被风一吹,凉凉地贴在身上,冷到脚都没了感觉。但是看着眼前躺在病床上的患者,此时此刻我能想的就是:我还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接班的同伴来了。脱下厚重防护服的瞬间,觉得世界都明亮了。休息室太冷,我们穿着单衣围着电暖炉取暖,等着后批次同事下班。走出医院的时候,一种作为战斗在抗疫前线一员的光荣感和豪迈感油然而生。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希望春暖花开的日子不要太遥远。正如诗人汪曾祺说的:人总要把自己生命的精华都调动出来,倾力一搏,像干将、莫邪一样,把自己炼进自己的剑里,这,才叫活着。而此次此刻此地的我正将自己投入到这次战役中,将自己炼进祖国的需要中。

QBJietu20200320-144545@2x

  洁仔:

  下班回到宿舍,一个人躺在屋里。在看着各种各样鸡汤文的时候,触发了对今天病房里一幕的回忆。一位需要透析的爷爷,他孤身一人,想要放弃治疗。我们医护和病友千方百计给他打气。我们告诉爷爷,我们来自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带来了先进的医疗设备,医生有丰富的治病经验,我们护士就是您的亲人。我们知道爷爷您的身体很难受,但是请您一定坚持,坚持下去就有希望把病治好。我们告诉爷爷,有我们陪着您,您不会孤单。可是无论我们怎么劝解,爷爷当时还是不能释怀。我为躺在病床上受着病痛折磨的爷爷难过,为那么多医护冒着生命危险帮助和鼓励他战胜病魔,而他却还没有树立坚定的生的信念而难过,也为自己的能力怎么这么有限而难过。于是就不由自主地难过地哭了起来。哭过之后慢慢学着自己安慰自己,平复一言难尽的心情,调理情绪,准备继续战斗。

  我想我们需要做的还有太多太多,武汉的人们太不容易了。他们因为这场疫情失去亲朋好友,他们因为这场疫情身受痛苦,作为医护工作者,我们不仅要治愈病人,更要让病人们感受到来自祖国、来自世界各地的关爱和支持。

  从新闻中看见,方舱医院里大家每天健康歌广场舞活力满满;医务人员带来各自的家乡舞占领舞池,康复出院的人数与日俱增。再看奔波在一线的人们,年夜饭的时间在赶工建医院;外卖小哥向着医院的方向奔去只为坚守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大家都在向着好的一方面努力。我们要怀着坚定的信念,在党中央的统一领导下,坚决打赢这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坚信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WechatIMG852

 

(三)樱花树下

  新宇和洁仔:

  “樱花红陌上,杨柳绿池边”三、四月的武汉正是樱花烂漫的时候。我们却不能做“看花人”

  随着援鄂的日子越来越久,工作和生活也已经完全适应了。同时随着治疗的效果越来越好,病房里大约一半的人已经痊愈出院,每一次送病人出院,我们都好高兴。不知道后续还会不会收治病人,不过没关系,我们越来越有信心有办法可以治好他们。

 

WechatIMG856

  今年3月8日,我们的“女生节”。我们从来不知道妇女节可以过的如此开心,作为一名女生是这么幸运。我们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专属小礼物。

图片5

图片6

图片7

 

  随着一个又一个“0”的出现,来自各地方的医疗队也开始陆续离开武汉,安返故乡。虽然我们还不知道是否仍需要继续战斗在武汉疫情的一线,但是只要需要,我们依旧会毫不犹豫地坚守自己的岗位,忠诚北医人的神圣誓言,履行北医人的光荣使命。

  记得在看电影《花木兰》的时候,花木兰说的一句话曾让我热泪盈眶:我们的身后就是家乡,纵然流尽最后的血,纵然化成大漠里的一具尸骨,我们也要拼死守护她。

  我自是年少,韶华倾负。我们来守护你了,武汉!还有我的家乡—北京!伙伴们,待春暖花开时,我们相约武大赏樱,东湖泛舟,共赏春日美景可好?

d603fb275d4723925775012735d10b7

  写在最后:

  新宇、洁仔好样的!自从你们奔赴武汉,我们的心从来没有放下过,我们的目光更是时刻关注着你们。我们看见了你们所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我们也看见了你们的坚强和乐观,我们更从你们身上看到了祖国的未来、北医的希望。

  朱光潜先生在《谈立志》一文中说:“我把我的信条叫做‘三此主义’,就是此身,此时,此地:一、此身应该做而且能够做的事,就得由此身担当起,不推诿给旁人;二、此时应该做而且能够做的事,就得在此时做,不拖延到未来;三、此地(我的地位,我的环境)应该做而且能够做的事,就得在此地做,不推诿到想象中的另一地去做。

  是的,“征路迢迢,征旗猎猎,征袖徘徊”,此时你们身在一线,承担着你们作为北医人的誓言,努力做着你们所能做到的一切,去救治每一个病人;如今,你们也即将归来,我们和所有的妇产科的医护人会“一片衷肠,十分好事,等待回来。”

(妇产科)

 


  • 标签: